单双杠危险体育课只玩游戏 升旗仪式多名学生瘫倒

2022年7月22日 作者 admin

小奇说,学校有足球场、篮球场,都是塑胶跑道。但是,体育课上一般只玩游戏,小奇说,只有表现好,体育老师才让他们去打篮球。而单双杠更是有老师的特别交代“不能去玩”,因为那很危险,除非有老师看护。平时,单双杠附近也有老师照看。

每天,小奇的班里会有一个小队负责打扫卫生。拖地、擦窗台、扫地等,12个同学负责的卫生区域只有教室里的过道。教室窗户、校园里的草坪、操场等区域,学校都聘请了保洁员来完成。

放学后,小奇乘坐学校班车回家。小奇说,即使从校门口到车站的距离很近,妈妈仍会对她千叮咛万嘱咐;班车上,有负责维护秩序的看护阿姨,她不让孩子们说话;班车开到自家小区门口,小奇的妈妈一定会站在车站迎接。但小奇说,放学时间,校门口总是挤着很多自行车、电动车、小汽车,不少接孩子的家长都互相认识了。

回到家,保姆已经做好饭,只等他吃。小奇的饭后时间基本被学校的作业、课外习题占据,“我没有时间玩。”家务事他也不用做,衣服都由妈妈来洗。

每次和学校出游,总会有同学的家长志愿陪着,这总让孩子们玩得不那么尽兴。小奇的妈妈说,儿子的学校课外活动一般都配有一定的主题,不是单纯去玩儿的,但孩子总是很知足,因为有时会听说,有些学校根本没有外出游玩的活动。

对小奇的生活,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认为,现如今进入了精细化喂养的时代,父母对孩子的一切设计得很周密,吃什么穿什么,每天怎么安排。父母太能干,会把孩子变得无能和脆弱。

升旗仪式是中小学每周一的重要内容,整个升旗过程加上校领导讲线分钟。北京市多所公办学校老师称,这30分钟的升旗仪式却成了不少学生“难熬的时间”,头晕、恶心、呕吐、无法坚持站立的学生不在少数,足可以坐满操场后的两条长凳。要是学校组织大型集会,在操场站一两个小时,更会频繁出现学生不断晕倒的现象。

此外,孩子的骨骼也越来越脆弱了,“骨折”这类多年前被视为全校大新闻的事情,在如今,成了学校里的家常便饭。

天旭就读于东城区和平里四小,今年即将升入初中。面临升学考试,他最担心的不是学习成绩,而是跳远成绩。因为该项成绩不达标,依据“市三好生标准”,他无法从“准三好生”跨入“三好生”的行列。为此,天旭平时没少练习,但进步总是不够明显,这让他和他的家长分外着急。像天旭这样学习成绩好、体育不能达到“优秀”水平的学生不在少数。

2009年下半年,北京市新出台的市三好生标准,犹如一枚炸弹,在北京中小学中掀起巨大波澜。根据新的市三好评选规定,市三好除了体育成绩为良好外,学生体质健康标准,必须达到优秀水平。

今年春天,北京某学校组织的演讲比赛中,由于发挥失常,14岁的90后男孩小田(化名)没有取得理想的成绩。小田感到很沮丧,很长一段时间里,他被挫败感困扰,觉得抬不起头来。

在老师、同学、亲友眼中,学习成绩优异的小田一直是优秀生,无论是在家中还是在学校,他听得最多的话就是赞赏和表扬,他充满自信,觉得自己是不可能失败的。演讲比赛的失利成了小田走不出的阴影,比赛后的几次考试,他的成绩都不理想。后来,小田开始拒绝所有考试。因为欠缺疏导和沟通,小田心中的情绪无法释放,最终,他以跳楼的方式拒绝看到人们眼中的失望。

“别说锻炼,连睡觉都没时间。学校作业完了,就是家长要求做的练习题,晚上11点睡觉,早上6点半又得起来。周末还得被父母逼着上特长班。”

“让孩子考上一个好中学,是所有家长的心愿。学乐器、学奥数、学英语,要不是为了升学,我们何必把孩子搞得这么累?”

“1995年,初一的学生每分钟完成 50个仰卧起坐;15年后,每分钟能完成50个的学生,只有1人。孩子们的身体素质已经到了‘危难的时刻’。”

“学校真的承受不起任何的安全事故,哪怕是一件,也会把学校折腾个底朝天。为了处理一个安全事故,学校的整体教学活动都会被打乱,对学校声誉造成影响。”

学校、家长都是以升学考试为中心,关注成绩、升学率,很大程度上剥夺了孩子锻炼、实践的机会和时间。这与美国、日本孩子的教育有很大区别。

“几年间,北京的中小学操场上,单双杠从拆除到重装,反映了学生体质到了‘危难时刻’。”昨日,北京多名中小学体育老师表示。

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…66833